博弈曲直 友联天下

提供综合性法律服务的中型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博友律师事务所

首页媒体中心博友业绩
某服装辅料与国家工商总局商评委及张某某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
发布时间:2019-07-26 10:30:29阅读:

一审查明:A号“HWAIL及图”商标(以下简称被异议商标)由张某某2004年3月8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16类(裁缝用)划线块、彩色粉笔(蜡笔)、裁缝用粉块、印刷出版物、绘画直角尺、做标记用粉笔、速印机、印刷品、封蜡商品上。第3474986号图形商标(以下简称引证商标)由A公司于2003年3月5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2004年12月28日被商标局核准注册,指定使用在第16类画笔商品上。

此外,A公司B号图形商标于2006年11月9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C号图形商标于2008年5月28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第D号图形商标于2008年5月28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

被异议商标经商标局初步审定后公告期间,A公司向商标局提出异议。2009年12月16日,商标局做出(2009)商标异字第22988号裁定,认为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使用的商品未构成类似商品,A公司称张某某恶意抢注其商标证据不足。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2010年1月21日,A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理由为: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图形相同,“HWAIL”是韩文“A”的英文翻译,在含义上没有差别,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裁缝用)划线块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准使用的画笔商品的功能用途相近,应属类似商品。两商标已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A公司的熊猫图形划粉已经在服装裁剪用划粉中具有较高的知名程度。张某某与A公司处同一行业,不可能不知道A公司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程度的熊猫图形商标,申请注册与A公司使用的商标相同的被异议商标,损害了A公司在先权利,构成典型的恶意抢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第二次修正)(以下简称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规定,被异议商标应不予核准注册。

张某某答辩的主要理由为: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裁缝用)划线块、彩色粉笔(蜡笔)等商品,与A公司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画笔在功能、用途、消费群体方面各不相同,属于不同的生产部门和销售渠道。两商标未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此外,A公司诸多复审理由是不成立的。

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1年4月25日作出商评字(2011)第07339号关于A号“HWAIL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以下简称第07339号裁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该裁定中认为:本案焦点问题应归纳为:一,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从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二,被异议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规定的情形。针对焦点问题一,虽然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整体构成上基本相同,但由于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裁缝用)划线块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准使用的画笔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有所不同,不属类似商品。因此,两商标未构成使用于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规定的情形。针对焦点问题二,A公司提交的证据3、4、5,均为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日期(2004年3月8日)之后的使用、宣传等相关材料,仅以A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商号及熊猫图形商标在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前,在(裁缝用)划线块等类似商品上已在中国大陆在先使用并有一定的影响。同时,被异议商标与A公司商号也区别明显。因此,A公司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被异议商标应不予核准注册之理由不能成立。另外,A公司称张某某恶意抢先注册被异议商标,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被异议商标应不予核准注册之主张缺乏事实依据,对此,商标评审委员会不予支持。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如下:被异议商标在(裁缝用)划线块、彩色粉笔(蜡笔)、裁缝用粉块、印刷出版物、绘画直角尺、做标记用粉笔、速印机、印刷品、封蜡商品上予以核准注册。

公司不服第07339号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第一,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图形完全相同,并且其生产的使用该商标的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与A公司也完全一致,为同一商品,是采取不正当竞争手段从事市场交易的行为。A公司于2003年1月在工商部门依法登记设立,其经营范围是“生产服装裁剪用画笔及相关产品,并销售公司上述所列自产产品”。2003年3月5日,A公司为其产品申请注册熊猫图形商标,并于2004年12月28日获得核准注册,从工商行政部门的登记范围可以明显看出A公司的产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的信息。第三人张某某为了与A公司争夺市场,注册的被异议商标图形与A公司引证商标的图形完全相同,并且,使用被异议商标的商品在包装、功能、用途、销售渠道等方面亦误导消费者,属于采用不正当手段从事市场经营,损害A公司合法权益的行为。第二,A公司的注册商标使用在先。A公司的产品最初是由韩国母公司创始人发明,上世纪80年代初该产品在韩国市场的占有率达到100%,目前的占有率为70%以上。1994年4月韩国母公司在韩国用熊猫图形申请过商标,1995年5月申请了包装设计专利,其产品畅销各主要发达国家。2000年其产品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并多次在中国国际缝制设备展览会上以带有熊猫图形商标的产品参展。随着销售数量的增大,2003年1月在山东省海阳市设立韩国独资企业“海阳A服装辅料有限公司”,并开始大规模生产,国内市场占有率一度为100%,其产品至今仍大量出口韩国、土耳其、印度等国家。大部分经销商和消费者都知道该品牌产品是来自韩国独资企业A公司。第三人张某某所使用的产品包装盒与A公司已获法律保护的包装盒外观设计专利接近,采用的图形完全相同,使A公司现在的市场占有率不足20%。第三,张某某是在被异议商标公告期内从他人手中受让取得被异议商标的所有权。根据商标法有关规定,转让商标只能是经核准注册的商标,故被异议商标的取得不合法。第四,A公司自2003年1月成立以来一直生产带有熊猫图形商标的产品,产品出口到韩国、土耳其、加拿大、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为我国创汇近百万美元,由于第三人张某某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致使A公司产品出口创汇能力大幅下降。综上,第07339号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判令撤销该裁定。

商标评审委员会坚持第07339号裁定中的意见并答辩称: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裁缝用)划线块、彩色粉笔(蜡笔)、裁缝用粉块、印刷出版物、绘画直角尺、做标记用粉笔、速印机、印刷品、封蜡商品,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画笔商品分属不同类似群组,两者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有所不同,不属类似商品。因此,两商标未构成使用于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规定的情形。对于在类似商品上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保护,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已有明确规定,依据《商标评审规则》(2005年第二次修订)第二十八条规定对本案进行审理,程序合法,并在被诉裁定中,依据A公司、张某某的主张,就被异议商标是否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情形等焦点问题进行了评述,A公司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在案证据均为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日期(2004年3月8日)之后的使用、宣传等相关材料,不足以证明其商号及熊猫图形商标在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前,在(裁缝用)划线块等类似商品上已在中国大陆在先使用并成为有一定影响的商标。A公司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之规定认为被异议商标应不予核准注册之理由不能成立。另外,根据《商标评审规则》(2005年第二次修订)第二条之规定,依据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处理的案件范围不包括对被异议商标转让行为提出的申请,因此,第三人受让被异议商标是否违反法律规定不属本案审理范围。请求法院维持第07339号裁定。

第三人张某某述称:同意第07339号裁定,请求法院判决维持第07339号裁定。 在本案行政诉讼过程中,A公司为证明引证商标及其商号在先使用在(裁缝用)划线块等类似商品上并有一定影响,向法院提交了10组证据。其中,证据1、2为青岛展览会材料和青岛海明国际会展的情况说明,图片上显示A公司的“熊猫牌缝制划粉”,但未显示展出时间;只有证据2的情况说明中提及A公司从2003年连续参展。证据3、4为未经公证认证的韩国企业熊猫商标和外观设计登记情况。证据5、6为引证商标注册证和名称为包装盒的包装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申请日为2008年6月17日。证据7为客户购买熊猫牌划粉的证据,其中未显示A公司的企业名称。证据8为龙腾公司詹伟忠的谈话笔录。证据9为A公司与威海侨谊纸箱二厂印刷熊猫牌划粉包装盒及包装箱合同、收款收据、发货通知,时间均为2003年。证据10为2003年A公司购买氧化锌等原料的收据,未显示这些原料要加工成何种产品。A公司在评审阶段未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上述证据,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上述证据不是其作出第18706号裁定的依据,不应予以采纳。

二审查明:2004年3月8日,张某某向商标局提出A号“HWAIL及图”商标(即被异议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商品为国际分类第16类的1605、1606、1611、1616、1618、1619类似群组的(裁缝用)划线块、彩色粉笔(蜡笔)、裁缝用粉块、印刷出版物、绘画直角尺、做标记用粉笔、速印机、印刷品、封蜡商品。

被异议商标

2003年3月5日,李爱淑向商标局提出第3474986号图形商标(即引证商标,见下图)的注册申请,后经审查予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在国际分类第16类的第1614类似群组画笔商品上。商标专用权期限自2004年12月28日至2014年12月27日。

引证商标

在二审诉讼过程中,A公司补充提交了如下证据:1.A公司的营业执照及产品标准登记证;2.A公司在市场上购买的张某某所生产销售的产品、张某某个体经营户的营业执照和名片。以上证据与其他在案证据共同用于证明被异议商标不应当被核准注册。

再审法院审理查明,原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1.第三人张某某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记载,其经营“东阳市虎鹿镇A服装机械厂”,经营场所为“虎鹿镇虎峰村锦溪”,经营范围及方式为“服装机械及缝纫配件、服装辅料、五金工具、划粉、消失水、笔,工具尺制造”。2.第三人张某某为证明其积极宣传被异议商标的事实,在再审阶段提交了证据“2010庚寅年中国邮政明信片”,该明信片印有被异议商标,并记载:地址为“浙江省东阳市虎鹿镇锦溪81号”的“东阳A缝制用品有限公司(厂)”,专业生产批发“熊猫牌隐形划粉、隐形划笔、消失水及消失笔系列”。3.A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上记载,其经营范围为“生产服装剪裁用画笔及相关产品,并销售上述所列自产产品”。

本案最终判决:

一、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高行终字第727号行政判决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2060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1)第07339号关于A号“HWAIL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复审裁定。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均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


更多阅读
博友所应邀参加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服务采购
上海某贸易公司诉北京某便利店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一审胜诉
夫妻双方均不愿意抚养子女 违反公序良俗法院判不准离婚
称购买的食品标签夸大标注成分 买家起诉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