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曲直 友联天下

提供综合性法律服务的中型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博友律师事务所

首页媒体中心博友业绩
深圳市某投资有限公司与某有限公司技术合作开发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9-07-26 11:24:54阅读:

一审原告诉讼请求:1、确认原告公司“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的技术成果享有50%的知识产权;2、由B公司、C公司、D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被告答辩及反诉请求:1、原告公司向D公司返还设计费5万元;2、案件受理费由原告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2006年2月27日,原告公司与D公司签订《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一份。该协议主要内容约定,一、合作前提:1、由双方共同完成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原告公司应在2006年3月1日之前提供地铁屏蔽门门体的优化设计方案,D公司依据该方案的设计图纸进行辅助和工程施工设计……;4、此设计方案双方共同拥有知识产权,由双方共同申报技术专利……;6、地铁屏蔽门的销售按B公司与原告公司所签订的交易基本合同执行;7、原告公司独立拥有的地铁屏蔽门门体技术图纸,双方签订本合作协议后为共同拥有。二、合作双方权利义务:原告公司的权利义务:1、原告公司提供地铁屏蔽门门体主要设计图、样品制作图、各种分析数据及技术要求、资金成本的预算……;4、在申请专利时,应确保所提供的技术设计、资料的自主性、真实性、合法性。承担申请专利费用50%,拥有50%的专利权。D公司的权利义务:1、审核原告公司的设计图纸,协助原告公司修改完善设计技术方案,依据设计图纸进行辅助施工和工程施工设计。2、承担申请专利费用50%,拥有50%的专利权。3、承担地铁屏蔽门设计的部分费用5万元。2006年3月31日,原告公司收到设计费用5万元。

2006年6月8日,原告公司与B公司签订《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公司CMEW的“轨道交通专用屏蔽门”的经销商。该合同第9.1条约定:原告公司承认和认可,所有与产品相关的专利权(包括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商标权、著作权、专有技术及其它知识产权均归B公司或其他合法权利人所拥有。原告公司不得以任何方法对前述知识产权的权属提出异议,也不得向任何主管机关申请、注册任何与前述知识产权相冲突的任何权利。除本合同明确约定外,本合同及个别合同的任何条款不得被理解为B公司向原告公司转让或许可使用相关知识产权。同年6月23日,原告公司与B公司又签订一份《交易基本合同补充合同》,该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为:B公司指定原告公司CMEW“轨道交通屏蔽门”在中国华南地区的经销商,有效期为5年。CMEW给予原告公司20%左右的折扣,折扣的前提是B公司对业主的销售价格为660万/站台。本补充合同也适用于以B公司名义参加的投标。

2008年11月20日,原告公司与C公司签订《业务委托基本合同》一份。该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为:为了使C公司的屏蔽门产品在广州、深圳、北京、天津地区的相关工程得以中标,双方联合进行前期推广工作。原告公司接受委托的业务主要有:1、协助C公司编写相关工程所需的文件;2、协助C公司与业主沟通以及进行投标的商务运作;3、了解设计方案;4、组织技术交流、向业户介绍产品等;5、配合C公司做好方案设计及产品选型工作;6、其他C公司向原告公司届时委托的事项。该合同有效期为1年。合同期满后,若双方无异议,自动延续一年,依此类推。该合同的抬头甲方为B公司,合同落款处加盖公章的为C公司。

2009年11月27日,B公司向原告公司发出联络函一份,主要内容为:双方对2008年11月20日签订的《业务委托基本合同》存有异议,原合同于期满日即2009年11月19日终止。若原告公司同意B公司2009年10月26日发出的《关于修改〈业务委托基本合同〉的通知》中的全部条件,B公司可考虑继续签订业务委托合同的事宜。另外,原告公司在回复中提及的2006年6月8日签订的《指定经销商基本合同》及其补充协议,已经于原合同成立之日(即2008年11月20日)起无效。而且B公司并没有和原告公司签订任何《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

佛山市南海区力达实业五金厂(以下简称力达公司)于2010年6月17日出具证明材料一份,证明原告公司2006年元月至2006年4月进驻广东省佛山南海松岗工业园区天豪酒店二楼进行屏蔽门的研发和设计,并于2006年3月将图纸交与力达公司进行委托加工生产。2006年4月,屏蔽门生产完毕,力达公司工程人员协同原告公司将样品安装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厂进行展示。力达公司于2007年按照提供的图纸完成了松下第一条国门1号线(即首都机场线)屏蔽门的加工生产。

证人原告公司股东兼总经理张某出庭作证称,“2006年春节期间,原告公司联系了力达公司,并委托该厂代为制作屏蔽门生产设备和屏蔽门样品等。春节后,原告公司派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前往广东南海,并包下了力达公司附近的天豪酒店二楼作为工作场所,D公司总经理丁某某多次前往力达公司,并安排了两个技术人员辅助绘图工作。2006年2月底,完成了地铁屏蔽门设计总图,制作了立体图和零部件图,并将零部件等生产所需的图纸交给了力达公司制作屏蔽门生产设备和屏蔽门。随后,原告公司告知B公司已经完成技术开发工作,D公司2月27日与原告公司签订了协议。3月1日,原告公司将全部技术资料交给了D公司的总经理丁某某4月20号前后,力达公司完成了全部零部件的制作,原告公司带领力达公司的工人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厂进行了样品的安装。4月26日前后,原告公司与B公司邀请广州地铁五号线的业主广州地铁总公司前往上海实地考察屏蔽门。此后,D公司付给力达公司十万元的加工费用。

证人B公司轨道交通事业推进部原副部长苏武强一审期间到庭作证称,“张某以B公司市场总监名义参与多个市场项目开拓工作,B公司使用的屏蔽门技术中的屏蔽门机械结构设计是D公司负责的。

2007年8月22日,力达公司与D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份,力达公司按照D公司提供的图纸为D公司生产提供产品。

另查明,2009年,B公司参与地铁屏蔽门项目工程,得以中标,张某对外以B公司市场总监的名义,参与B公司屏蔽门成果销售工作。原告公司接受B公司的委托针对屏蔽门的系统采购项目展开业务,使得B公司的产品得以中标,B公司给予原告公司相应的报酬。B公司还在苏州等地参与了其他地铁项目的招投标,并提供了技术方案和图纸。

2010年11月15日,D公司向原告公司发出解除合作协议的通知一份,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并返还其已经支付的5万元费用。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一致。另查明,D公司系B公司2005年11月3日独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B公司系D公司的唯一股东,2011年6月,D公司董事会决议公司解散,并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D公司随后发布了清算公告并对清算报告进行了审计。2012年2月29日,D公司经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崂山分局核准注销。D公司注销后,清算剩余的全部资产归B公司所有。

再审审理查明,2012年7月9日,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C公司注销。

2011年9月27日,A公司和B公司分别发布公告称:根据A公司和B公司的董事会决议,A公司拟以吸收合并方式合并B公司,承继B公司所有的权利义务。2013年5月3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准予B公司注销登记。

一审判决作出时间是2012年4月16日,二审法院受理案件的时间是2012年9月25日,二审法院调查询问时间是2012年11月7日和2012年12月12日,二审判决作出时间是2013年6月3日。

最终判决结果(不包含诉讼费承担部分):一、驳回D公司的反诉请求;二、驳回原告公司对B公司的诉讼请求;三、驳回原告公司对C公司的诉讼请求。

 


更多阅读
博友所应邀参加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服务采购
上海某贸易公司诉北京某便利店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一审胜诉
夫妻双方均不愿意抚养子女 违反公序良俗法院判不准离婚
称购买的食品标签夸大标注成分 买家起诉商店